您现在的位置: 哈医大新闻网 >> 网站 >> 媒体医大 >> 正文
【我要当医生】中国公共卫生第一人:伍连德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我要当医生 点击数:132 更新时间:2017/9/3 12:32:47

   题记:9月3日播出的节目中已经向您介绍了当代公共卫生的方方面面,但您可曾了解中国公共卫生第一人的事迹么?
    1347年,一只热那亚船队到达了意大利西西里岛港口梅西纳,迎接船队的人们惊恐地发现,船上的很多船员已经死去,幸存的水手虽然拼尽全身力气让船只到港,但也已经是奄奄一息。见到此景,大为惊恐的梅西纳官方强令船队离开,但为时已晚。城里不久开始出现病人,他们发病急骤,怕冷、高烧、大腿根部出现肿块,病情在两三天内迅速恶化直至死亡。当地的医生从未见过这种状况,他们对这种来势汹汹的疾病束手无策。接下来的几年,瘟疫扩散到整个欧洲,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当肆虐的疫情过去之后,根据后世估算,这种疾病夺走了2400万人的生命,占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由于死者四肢上都会出现黑色的斑点,这种恐怖的疾病又被人称作“黑死病”。这种烈性传染病就是鼠疫,由于其严重危害,在我国《传染病防治法》里甲类传染病排名第一,被称为“一号病”。
    1910年的10月25日,边境小城满洲里,两名从俄罗斯回来的中国劳工在住宿的旅店内病亡,同住的其他客人和店主也接二连三病倒,病人们先是怕冷、高烧,然后胸痛咳嗽,吐出大量血痰后很快死亡,尸体呈紫黑色。连接满洲里的铁路沿线随后开始出现病患,作为铁路的交汇点哈尔滨也概莫能外。11月7日,两名来自满洲里的工人来到哈尔滨,住进一家钻井工具商店。这两个人在表现出同样的症状后死去,并且还传染了与其同住的人。
    1910年的哈尔滨还是一个新兴城市,刚刚修筑的铁路带动了经济发展,吸引了大量从关内前来讨生活的人们。以铁路为界,当时的哈尔滨分成“道里”和“道外”两个区域。道里生活的是富裕的外国人,道外是以傅家甸为中心的中国人聚居区。他们大都挤在拥挤不堪、污浊肮脏的小屋子里。疾病爆发后,傅家甸很快就成了重灾区,死者人数迅速增加,逐渐达到每天上百名。居住在那里的大都是来自山东、直隶的劳工,他们极有可能会通过铁路把疾病带回家乡。深感局势的严重,哈尔滨当地官员不断将告急电报发往北京,当时的清王朝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自顾尚且不暇,难道六百年前欧洲的劫难又要在中国重演?
    正当此时,一位值得后世永远铭记的大医出现,这就是时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的伍连德医生(Dr.Wu Lien-teh)。他1879年生于马来亚(现马来西亚西部地区)的槟榔屿,父母都是华侨。伍连德17岁时考取英国女皇奖学金,赴英国剑桥大学深造。这位天才少年20岁即获得了剑桥文科学士学位,24岁获得文学硕士、医学学士、外科学士学位,26岁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他一共从剑桥获得了5个学位,还是这所世界名校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华人。
    伍连德医生学成之后回到马来亚行医,凭借医术和公益心,很快成为当地名人。由于出生在中国的妻子不太适应南洋的炎热气候,伍连德从夫人身体考虑,决定接受天津陆军军医学堂邀请,他于1908年先全家迁居上海,后只身北上天津。哈尔滨疫情爆发后,清政府遍召全国人才,但当时中国接受过现代医学教育的专业人员极其缺乏,且因疫情险峻,应者寥寥。时年31岁的伍连德医生毅然接受了举荐,出任特派全权总医官,和助手一起带着一台显微镜和不多的器械来到了哈尔滨。
此时的哈尔滨仍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应对措施,由于病亡人数太多,有些病患家庭甚至在夜间将死者尸体抛在街上。临时征集应对疫情的帮工们虽然被要求穿戴防护服和佩戴口罩,但由于这些人没受过正规培训,口罩只是悬挂在脖子上。他们很快被传染,疫情进一步扩大。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这种疾病和六百年前欧洲的黑死病有高度相似之处,当时的外国报纸已经将此病称为鼠疫,但究竟是否如此,必须通过对死者尸体进行解剖进行科学检验才能确定。在当时的中国,解剖尸体在大众看来简直骇人听闻,在法律上更没有先例。伍连德医生冒着极大的风险,秘密解剖了一位日裔死者的遗体并进行血液化验。让他兴奋的是,显微镜涂片显示正是鼠疫杆菌,这是中国第一例有记载的病理解剖。伍连德发现这种鼠疫与国外权威认定的腺鼠疫并不相同,其传染方式是在人与人之间通过呼吸和飞沫传播,而不是从老鼠经跳蚤传人。这就为防疫工作确定了完全不同的做法:腺鼠疫是采用灭鼠来切断传染源,肺鼠疫则是通过隔离疑似患者来防止疫病传播。
    伍连德立即向北京报告情况,在得到最高授权后立即开始指导防疫。在没有抗生素的二十世纪初,隔离是唯一能有效控制鼠疫的手段。伍连德按照科学的防疫理念开展隔离工作,他在城里对疫区进行划分,同时使用警力进行严格管制,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随便通行。他同时严格培训了一批防疫人员,让他们每天挨家挨户进行检查,一旦发现有人感染,立即送到防疫医院隔离,并对患者房屋用生硫磺和石炭酸进行消毒。在城外,他要求全面切断整个东北通往关内的交通,任何人要入关必须经过隔离检疫。
    当一切都布置妥当后,伍连德医生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隐患——坟场。因为当时天寒地冻且缺乏人手,病死者的遗体都露天堆放在一起。鼠疫细菌能在低温下存活,堆放在坟场的大量遗体就相当于一个巨大的鼠疫冰箱,随时可能爆发传染。伍连德医生当机立断,联合官员和乡绅要求对尸体立即火葬。最高当局迅速批准,于是在1911年的1月31日,在伍连德指挥下,2200具疫尸在三天时间内被统一火化。
    由于伍连德医生的科学指导,因鼠疫死亡的人数自1911年2月起便开始下降并逐日降低,到了1911年3月,因病死亡人数降为零,当地防疫解除。据《东三省疫事报告书》的精确统计,这次鼠疫最终的死难人数是60468人。虽然对当时的东北是一场浩劫,但却避免了六百年前欧洲的巨灾。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以科学防疫、专家实践与政府行政命令、全民参与相结合,有效控制大型瘟疫的记录。
    在艰难的条件下,伍连德医生成功地主持了对抗鼠疫的战斗,成为中国医学史和公共卫生史上不可磨灭的人物。由于深感东北需要现代医疗人员,伍连德于1926年创建了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并担任首任校长,这就是今天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前身,学校为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

中世纪的意大利
 中世纪的意大利

黑死病,绘于1349年 作者 LE MUISIT, GILLES

黑死病,绘于1349年 作者 LE MUISIT, GILLES

1911年的哈尔滨明信片

1911年的哈尔滨明信片

傅家甸街市  摄于1911年

傅家甸街市  摄于1911年

伍连德医生在实验室内

伍连德医生在实验室内

此处为一瓷器铺,全户八人均于其中病亡

此处为一瓷器铺,全户八人均于其中病亡

 显微镜下的鼠疫杆菌

显微镜下的鼠疫杆菌

专用于收治疑似患者的隔离医院

专用于收治疑似患者的隔离医院

1911年2月3日 集中火葬


傅家甸防疫医官全体合影 伍连德于后排左四

由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设计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办公楼

 正在工作的中国疾控中心环境所检测人员,如今的检测设备早已不是伍连德当年使用的显微镜,因而能更快、更准确地得出化验结果。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文章录入:王晓磊    责任编辑:王晓磊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推荐
    十九大代表杨宝峰院士传达十…11-08
    我校计财处于春梅同志荣获黑…11-20
    校直机关党总支举办“整顿纪…11-20
    十九大代表杨宝峰院士为哈尔…11-20
    王永清书记深入联系点班级做…11-20
    十九大代表、哈尔滨医科大学…11-15
    我校药学院学生在第五届全国…11-15
    我校于凯江教授、刘宏宇教授…11-15
    热点
    十九大代表杨宝峰院士传达十…11-08
    图书馆举办大学生艾滋病预防…11-20
    王永清书记深入联系点班级做…11-20
    十九大代表、哈尔滨医科大学…11-15
    我校药学院学生在第五届全国…11-15
    我校于凯江教授、刘宏宇教授…11-15
    杨宝峰院士于药理党支部传达…11-14
    四院赵长久教授当选中华医学…11-13
    哈尔滨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 2013 Party Committee Propaganda Department Of Harbin Medical University